单身:崛起的力量

 —论日益壮大的单身群体如何重塑上海城市住房供应.

钱钟书先生曾经将婚姻比作 “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但现代社会已经不尽如此。一般来说,单身指未婚的成年人,但这是一个相当多元的群体,也包括离异人士、空巢老人、剩男剩女等等。都市中,年轻单身群体在快速崛起,他们大都具有不错的学历背景和尚可的收入。他们较少受到社会压力的束缚与牵绊,对于他们而言,单身逐渐成为一种选择与生活方式。关于婚姻观、家庭观和教育观他们突破传统,持有不同的见解。一系列关于婚姻与家庭规模的数据表明,第四次单身潮1早已经悄然而至。[1].

[1]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共有三次单身潮,即20世纪50年代首部《婚姻法》颁布,70年代知青返城,以及90年代改革开放后观念转变。

图1 人口普查数据(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上海市民政局[2,3]

在过去,以家庭为单位的住房是地产开发商关注的重点,但随着都市单身年轻群体的日益壮大,住房供给市场迎来了新的需求与挑战,而都市核心区成为此供需摩擦最为突出的地区[2]。对于此类人群而言,地理区位成为其选择住房的首要考虑因素,他们更愿意选择距离工作地点近的区域,或轨交站点周边,同时便利的生活服务设施也在其考量范畴内,包括便利店、餐厅和健身房等。他们更加注重住房的性价比,选择面积小而舒适的居住空间,而不是具有复合功能的传统家庭式住房。

政府政策及住房市场层面也在盘活现有住房存量的基础上恰当的迎合了单身群体的住房需求。政策层面,一方面,上海对于新开发的中小户型设定了面积及数量上的要求[3],另一方面,限购政策[4]对未婚群体的影响也促进了租赁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市场层面,长租公寓,宿舍式廉价公寓及共享居住空间等新型居住理念的涌现迎合了都市独居男女对于现代生活方式的需求。相较于传统的家庭式住房,长租公寓更多的关注于独立房间的私密性和共享公共设施的配置。独栋的长租公寓通常提供额外的服务设施,包括健身房、台球室、洗衣房等,来满足租客的社交活动需求。

[2]2016年上海颁布新住房政策,增加住宅(100平方米以下尤其是90平方米以下)中小套型比例来进一步完善住房供应结构和土地利用率。政策规定中心城区中小套型比例不低于70%,郊区不低于60%(部分供需矛盾突出的区域,提高至70%)[4]

[3]未婚上海户籍者仅能购一套房,未婚无上海户籍者不得购房[5] .

图2 传统公寓房型(左)和长租公寓房型(右)

图片为罗昂室内设计团队所制

同样的,酒店及住宅行业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共享居住作为一种新型居住模式正不断涌现。共享空间、在地服务与线上预定等服务一站式的打造了新理念的社区型居住模式。

宿舍式廉价公寓,在高校周边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居住选择。他们提供满足睡眠空间需求的最小面积,以适应于低收入单身人群的需求。

科技创新也进一步优化了信息筛选和服务供应。多样的网络租赁平台的建立及手机应用的不断更新与普及,使得单身人群在高效便捷的找到住房与室友的同时,享受各种租后服务的预定与费用的结算。

对比发达国家,未来单身群体数量也必将继续走高。美国人口普查数据表明5,2016年美国单身群体已占到总人口的近一半。社会各层面对于崛起的单身现象的反馈正在发生,亦刚刚开始。探索进一步盘活住宅存量与商业模式发展仍将具有巨大的空间。

参考资料:

[1] 陈亚亚. 《都市单身女性的生存状态考察》. 2011.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http://www.stats.gov.cn/tjsj/pcsj/

[3] 上海市民政局. 上海婚姻注册统计数据 [Data file].

 http://www.shmzj.gov.cn/gb/shmzj/index.html

[4]上海市政府. 沪府办[2016]10号. 上海宝山区规划与土地管理办公室. 2016.http://www.shbsgh.gov.cn/60/47/50/57/2016513635506.html. Accessed 6 Nov. 2017.

[5]  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 沪建房管联〔2016〕1062号. 2016.http://www.shjjw.gov.cn/gb/node2/n4/n27/n29/u7ai1013896.html. Accessed 6 Nov. 2017.

[6] 美国统计局. 历年婚姻情况表.  https://www.census.gov/data/tables/time-series/demo/families/marital.html